<input id="us42o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 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tt id="us42o"></tt></menu>
    <nav id="us42o"><strong id="us42o"></strong></nav>
    021-80392549
    您好,歡迎光臨工博士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
     
    首頁 > 資訊 > 產品應用 > 正文機器人 人工智能 物聯網 3D打印 工業控制 新能源 本站原創 展會資訊 

    占領歐美草坪,中國割草機器人出海揚帆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2-08-04  來源:深響  瀏覽次數:1317
           機器人+自動駕駛+庭院場景,合成了一個新物種——割草機器人。而這也成為了今年中國企業出海的一個新風口。

    割草機器人

           短短一年時間里,9號機器人發布賽格威割草機器人Navimow,松靈機器人旗下庫犸動力發布割草機器人KUMAR,科沃斯開始進行專利布局,銳馳智慧、河森堡等創業公司接連獲得融資,其他傳出消息的品牌和公司還有ULsee、優思美地、邦鼓思、大葉股份等等。入局者來自家用服務機器人、AI、自動駕駛、手工具制造、跨境電商等領域,各自有不同的優勢經驗沉淀。

           許多公司瞄準了有“草坪文化”的歐美市場。漂亮的洋房、修剪整齊的草坪,是中產生活標配,甚至是美國夢的象征之一。但是維護草坪并非易事,在旺季長草快的時候,一個月就需要割草2-3次,耗時間也費錢。據Statista,2020年,美國每戶在草坪和庭院上的平均花費達到了155美元。

    美國每戶的草坪&庭院平均年支出
    美國每戶的草坪&庭院平均年支出

    單位:美元

    數據來源:Statista


           這被創業者和投資人認定是個有潛力的金礦,而挖礦的這把鏟子,正是“智能化”。

           “市面上有20多家公司都同時在跑融資,競爭還蠻激烈的。”一位主看出海賽道的FA從業者告訴「深響」,從去年感受到熱度,她連續接觸了許多家割草機器人創業公司,并把這一品類與E-bike、掃地機器人等類比。

           河森堡機器人創始人伍興云在與「深響」的交流中提到,在尋找代工廠的時候,有知名大廠的經理聯系到他們,表示“當年錯過了大疆,不想再錯過一個”。

           近期,瞄準割草機器人賽道的投資人接踵而至,表現出強烈興趣,這是銳馳智慧CEO唐龍在去年調研市場時沒有想到的。當時市面上做割草機器人的公司少,推出的多是埋線式機器,雖然有一定自動化程度,但是難用且成本高。而今年涌現了一批“無邊界割草機器人”,即無需手動布線,手機APP設定“虛擬邊界線”的智能割草機器人。

           談及賽道升溫,他認為最重要的因素還是技術的進步:“因為傳感器發展成熟了而且成本下降,RTK、UWB、SLAM算法等技術在其他場景已有落地應用,加上中國廠商有極強的學習能力。”

           廣闊的需求空間、技術的成熟、中國供應鏈的優勢、高客單價、投資人尋找下一個出海“爆品”的熱切渴望,催生了一個新品類的火熱。

           但是回歸現實,割草機器人還處于量產前夕,許多公司的產品還停留在PPT和demo階段。動輒上千美金的產品,性能尚未經市場和用戶的驗證,資本圈也是看熱鬧的多,真出手的少,多數持觀望態度。

           機器人上草坪這事兒,才剛剛起步。

    智能化輪到草坪


           割草在許多歐美家庭是個剛需,整個過程前后都有大量的工作,割草前的吹樹葉、澆灌,割草后還要切邊、修建等等,完成一次可能需要六七個小時,有時候一個月需要割草2-3次,據河森堡創始人伍興云的觀察,“美國家庭一年在庭院里能花1000美元-2000美元”。這些錢,不僅花在機器上,還有高昂的專業人工費用。

           根據Grand View Research數據,全球割草機市場規模在2021年達到了304億美元,并將在2022-2030年以5.7%的年均復合增長率成長。但是這個場景里的智能化程度并不高,手推式和騎乘式(主要是商用,在大面積草坪上)割草機是主流產品。若在亞馬遜上搜索“割草機”,出現的基本上都是手推式產品。

           “北美是(草坪)場景面積最大、客單價最高,而且現在智能割草機滲透率還很低的一個市場,北美只有3%,歐洲大約為10%。”伍興云告訴「深響」。

    亞馬遜上搜索“割草機”的結果顯示

    都是手推式產品

           智能化程度低,歸根結底是技術成熟度還沒到。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智能割草機的使用場景,介于室內掃地機器人和公路上的乘用車自動駕駛之間。

           相比室內,戶外庭院場景的定位、導航、避障難度都要升階,有更多的移動物體,比如小孩、小貓、小狗、松鼠等,還有類似晃蕩的秋千這樣的物體增加不確定性。而且,割草機體積質量更大,還帶著刀片,危險性更高。

           所以為了讓割草機可以實現更高的自動化和智能化,行業已衍生出多個技術路線,產品也迭代多次。

           從動力角度說,從手動、燃油、交流電到直流電,現在多數在做割草機器人的公司都用了鋰電池。

           另外,從以寶時得、富世華、博世為代表出的布線式機器人(需要人工埋線框定工作范圍) 到這批可以自主規劃路徑的“無邊界”智能割草機器人,主要是導航、定位、避障技術的成熟。

           選擇之一是UWB(Ultra Wide Band,超帶寬),這是一種相對簡單的定位技術,需要在草坪上建立三個以上的反射區來確定坐標定位。該技術其實多用于室內環境,在戶外局限性多,比如多塊區域,布置就很復雜,成本也變高。

           另外一個主流路線是RTK( Real-time kinematic,實時動態)載波相位差分技術,工作原理是借助衛星定位,地面上還要有一個基準站和一個流動站(即割草機器人)。其精度已經足夠,但在天氣不好的時候,也會因為信號的干擾存在一些弱點。因此,很多走RTK路線的廠商還會在機身放其他傳感器做補充和融合,比如9號機器人說的“RTK+超聲波”、優思美地說的“RTK+IMU+視覺傳感器”。

           而且,一個組網中需要兩套RTK模組(基站、流動站),這也讓成本隨之上升。據「深響」了解,現在業內做割草機器人的一般都不自研RTK技術,而是尋求北斗星通、千尋等第三方的解決方案,單個割草機設備這部分的成本就有近2000元。

           銳馳智慧的方案是激光雷達+視覺。據唐龍介紹,這個選擇一是由于激光雷達每秒轉20圈產生的數據量足夠多,精度足夠高,二是因為團隊有做激光雷達的技術積累,價格成本也更好控制。

    銳馳智慧割草機器人HonyMow
    銳馳智慧割草機器人HonyMow

    圖源:受訪者

           河森堡的路線是純視覺,即只利用攝像頭來捕捉實景,再用算法完成感知定位,拿自動駕駛領域類比,這更偏向特斯拉的方法。這條方案的技術難度大,需要大量數據和強算法算力,但是因為不需要搭載各種傳感器,制造機器的成本更低。

           總結來看割草機器人這個品類的小爆發,具備了許多前提:

           用戶痛點存在,而智能化趨勢在家用機器人、汽車領域都已被清晰證明;

           技術層面出現各種可行方案,無論是來自于乘用車自動駕駛技術的降維,還是其他室內機器人應用領域積累的經驗;

           成本上,包括芯片、激光雷達在內的核心零部件價格下降,國產替代后還有進一步降價空間;

           消費硬件出海本就是一個熱門方向,從充電寶、掃地機到飛行器,中國產品的技術壁壘逐漸提高,利潤也隨之升高,投資人也不想錯過“下一個石頭、科沃斯、大疆”。
     
    離爆品還很遙遠


           理性看現狀,割草機器人產品離那個光明的未來還挺遠。

           各家幾乎都還沒走到量產階段。9號的賽格威算是走的最快的,去年9月發布會,表示“有機會沖擊細分品類的全球冠軍”,并推出四個版本機器,價格在1199歐元-2499歐元區間內,上市時間原計劃是今年上半年,但是現在看官網,尚未開啟線上大規模銷售;「深響」溝通的幾家公司,也定在了今年年底、明年年初推向市場,現在尚在開模、前測的階段。

           明年才會是大規模量產的一年,這是行業的一個共識。

    賽格威推出了4款產品
    賽格威推出了4款產品

    圖源:產品官網

           其實技術方案孰優孰劣,消費者并不關心,他們更在意的是產品本身好不好用、安不安全、性價比高不高。但是割草機器人這個價格不低的產品,還沒經過市場的真實反饋。從樣機走到量產,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。

           除了定位導航上的難點,割草機器人還有許多功能和復雜的產品細節要琢磨。比如怎么完成邊緣切割、吹落葉、噴灌、清潔等其他除草相關的功能,如何降噪,如何增強爬坡能力,如何能割干凈,如何保障安全,APP怎么方便使用等等。

           在現階段,幾乎沒有公司有野心在第一代產品就能做到all in one,能做好核心的“割草”就非常好了,這一方面是技術能力的局限,一方面是出于產品迭代的考慮。

           伍興云分享他的思路時,將河森堡的割草機器人與Dyson類比:“我們在先做好割草機器人的基礎上,基于視覺的延展性,在主機基礎上,用戶可以選購各種各樣的功能模塊。”

    河森堡機器人Heisenberg Robotics
    河森堡機器人Heisenberg Robotics

    圖源:受訪者

           銳馳智慧則選擇在早期維持較快的產品軟硬件迭代節奏,逐漸完善功能,并有計劃推出適用于高爾夫球場、公園等場景的商用割草機器人。而對于第一代產品,亮點主要放在了“安全性”和“自清洗”,產品的刀片設計不容易傷到人,以及可以自己自動返回清洗裝置。

           從樣機到市場,還有兩個重要環節,怎么造和怎么賣。許多新的消費硬件產品會遇到的一個問題是,新品需要開模、初期的批量又不大,很難在找到合適的代工廠和供應商合作。珠三角產業鏈的完備以及割草機器人產品本身較高的毛利空間,還是能給先行的這些公司一定的機會。

           市場角度看,雖然國內有B端的空間,但是大多割草機器人公司都瞄準了有消費級需求的海外市場,作為新品牌怎么獲客是個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割草機主要的銷售渠道是線上+商超+手工具/園藝用品經銷商,市場上集中度很高,據興業證券統計數據,傳統割草機巨頭如富世華、寶時得旗下的品牌能占90%的市場份額,有著極強的渠道壁壘。

           對于新品牌、新產品而言,得做教育市場、占領消費者認知的工作,任重而道遠,還是靠產品力說話。線上如獨立站、亞馬遜等渠道或許能提供更多突破機會。

           另外一點與手機、移動電源、掃地機這些品類不同的是,割草機器人的體積重量更大,出海銷售建倉、物流的難度和成本都會更大,這些也都是入局者在未來需要邁過的坎。

           毫無疑問,割草機器人是個有潛力的新品類。行業初期,對于年輕品牌來說,也是個窗口期,大家都想做好“定義產品”這件事,爭分奪秒要搶先量產,但是目前在技術、工程力和市場等維度上都有許多路得走,現在還遠遠稱不上是“爆品”。

           “其實我們現在也不存在什么競爭,大家先去一起把這個市場做起來,建立起消費者的認知和信心,這是最重要的事。” 唐龍坦言。 
    工博士工業品商城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商城(www.luluxia.com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    聯系電話:021-31666777
    新聞、技術文章投稿QQ:3267146135  投稿郵箱:syy@gongboshi.com
    分享到: 

    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
    新聞視頻

     
    推薦資訊
    最新文章
    工業品代運營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廣告業務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會員管理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售后服務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新聞投稿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戰略合作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滬公網備31011402005898號
     
    自愿让乞丐糟蹋怀孕
    <input id="us42o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 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tt id="us42o"></tt></menu>
    <nav id="us42o"><strong id="us42o"></strong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