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put id="us42o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 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tt id="us42o"></tt></menu>
    <nav id="us42o"><strong id="us42o"></strong></nav>
    021-80392549
    您好,歡迎光臨工博士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
     
    首頁 > 資訊 > 行業趨勢 > 正文機器人 人工智能 物聯網 3D打印 工業控制 新能源 本站原創 展會資訊 

    下一個時代風口——元宇宙的入口XR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2-07-12  來源:深燃  瀏覽次數:1355
           都在裁員,只有這里招人。

           最近一個多月,XR市場格外熱鬧。

           繼6月13日宣布全面進軍AR之后,7月10日,羅永浩在交個朋友直播間官宣AR創業公司的名字為Thin Red Line,“交個朋友”微博也發布消息稱,羅永浩的新公司正準備招人,主招產品經理和設計師。

           AR市場因羅永浩被廣泛關注之時,多家互聯網大廠也在加速布局XR領域。在過去的6月,字節、騰訊在XR領域的新動作高調出現在大眾面前。字節斥資收購了一家虛擬社交公司,用以發展VR社交,騰訊的XR業務部門也浮出水面。

           進入2022年以來,元宇宙概念的熱度雖在下降,但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聯網這一說法幾乎成為共識。而作為元宇宙入口的XR,就成了大廠們努力抓住這個下一代市場的窗口。今年上半年,收縮裁員是互聯網大廠的關鍵詞,但XR部門,非但不裁員,反而在招人。

           XR即擴展現實,是AR (增強現實) 、VR (虛擬現實) 、MR (混合現實) 等多種技術的統稱。

           具體來看,國內外大廠們的動作,絕大多數都集中在VR領域。因為VR已經有了視頻、游戲領域的使用場景,“VR已經真實在生活中應用了,尤其是海外市場”,一位VR領域從業者表示。國外大廠Meta推出的Quest 2,去年銷量已超1000萬臺,在全球市場的市占率超過80%。單一品牌的銷量突破千萬,被很多業內人士認為是VR走向應用的拐點。

           但VR領域的困境,在于硬件產品的基礎使用體驗有待完善,以及內容生態的匱乏。大廠的入局,意味著資金和資源的投入,會讓VR內容生態更加豐富,而VR一體機,也已經進入到比拼資金量的階段,“很多創業公司已將目光鎖在更加細分、垂直的賽道當中”,一位業內人士稱。

           相比之下,大廠目前在AR的動作還低調得多。不過,有業內人士對其抱有較大的希望,稱當前只是受限于工程技術,因此還只是在B端應用更多。

           跑步入場的大廠們,究竟能如何攪動XR市場,是所有行業人士關注的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01 布局XR,大廠都是什么路線?

           跑步入場XR,大廠們集體先從VR開始,而且各有各的路子。

           字節延續“買買買”的策略,收購團隊后,拿著成型的產品打市場;騰訊收購未成,親自下場自研;百度雖然沒有自己做硬件,但“小弟”愛奇藝孵化的VR產品在市場上占得一席之地。

           過去一年,字節跳動在VR領域動作不斷。

           去年8月,字節以90億元收購了國內VR行業頭部廠商Pico,自此,Pico開啟加速模式。線上營銷方面,其獲得了字節生態包括抖音開屏廣告等渠道的流量資源,還將廣告打到了微博、小紅書乃至長視頻綜藝上。而在線下,有消息稱,Pico在全國已開設了近200家門店。

           不僅如此,Pico還在加速布局海外市場,其發布的Pico消費級VR海外版Pico Neo 3 Link,已經進入了英國、德國、法國、日本、韓國等國家。

           在各種資源的加持下,據多家媒體報道,字節已將PicoVR產品2022年的銷售目標從100萬臺增加至約180萬臺。

           高舉高打普及VR硬件、搶奪市場的同時,Pico在VR內容生態建設方面也在加速。今年以來,Pico把虛擬偶像、演唱會、3D經典電影等內容,帶到了VR場景當中。7月2日晚,歌手汪峰還在Pico中舉辦了VR世界的音樂會。

           “當前的VR應用,還屬于娛樂消費電子產品。”一位VR領域從業者評價道。這背后,是VR已經應用于視頻觀看、游戲等場景。

           最近,字節跳動還以數千萬元的價格收購一家VR公司,布局VR社交。天眼查顯示,該公司是虛擬社交公司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,主打產品為“Vyou微你”。

           字節馬力全開,其他大廠也不甘示弱,騰訊就是加速布局的代表。

           在騰訊創始人馬化騰的設想中,“移動互聯網十年發展,即將迎來下一波升級,我們稱之為全真互聯網”。XR業務,便是騰訊實現全真互聯網的重要一步。早在2018年,騰訊就在國內展示了其第一款VR頭顯設備。

           今年6月,騰訊對外宣布了XR部門成立,隸屬于IEG (互動娛樂事業部) ,負責人騰訊高級副總裁馬曉軼最近在公開場合表示,希望抓住未來4-5年內的機會,在軟件、內容、系統、工具SDK、硬件等各環節積極嘗試,打造行業標桿的VR產品與體驗。

           除了這兩家大廠卯足勁投入外,百度去年底也曾推出了面向C端的VR社交產品“希壤”。負責希壤的百度副總裁馬杰向媒體直言,“在用戶體驗上還有不少遺憾”。不過,百度持股的愛奇藝,自2016年起就在內部孵化的VR品牌夢想綻放 (原愛奇藝智能) ,已經推出了VR一體機奇遇VR系列。

           從出貨量來看,6月30日,IDC發布的2022年一季度VR市場報告顯示,中國VR頭顯出貨25.7萬臺,同比增長14.8%,其中一體機VR出貨22.8萬臺,占到整體VR出貨的88.9%,字節的Pico Neo3和愛奇藝的VR產品奇遇Dream、奇遇3依次為消費者市場出貨前三的產品型號。

           根據Wellsenn XR報告,2022年一季度Pico全球出貨量約為17萬臺,市場份額約為6.18%,愛奇藝的VR產品全球出貨量約為2.3萬臺,市場份額約為0.84%。

    大廠布局XR

           近一年內大廠在XR領域的布局 / 深燃制圖

           當前大廠布局VR,已經形成了基本思路,就是在打磨硬件產品的基礎上,加速豐富內容生態,但AR領域,還處在投資階段,遠不如VR高調。

           今年上半年,騰訊、阿里、字節都在AR眼鏡領域進行了投資。其中,1月,字節跳動投資的虛擬人李未可團隊,將推出AR眼鏡;3月,騰訊投資了AR眼鏡廠商蜂巢科技;4月,阿里領投了AR眼鏡制造商Nreal。

           今年6月,阿里達摩院的XR實驗室負責人譚平在發表演講時指出,“XR互聯網還處在一個非常早期的階段,還有非常多難以準確預測的因素”。

           此外,華為、小米、OPPO這些手機廠商,其實從兩三年前就開始涉足XR領域,尤其是智能眼鏡的研發。其中,華為去年發布的智能眼鏡,可以用來聽歌、接聽電話等;小米曾在2018年發布VR頭顯,并于去年9月發布了智能眼鏡的概念視頻;OPPO今年3月開售的OPPO Air Glass,以在眼鏡前疊加一塊屏幕的方式進行“疊加顯示”,支持天氣提醒、實時翻譯等功能。

           手機廠商的這些產品,目前都停留在智能眼鏡的階段,并非真正意義上的AR眼鏡。不過,華為、OPPO最近都發布了AR智能眼鏡專利,看來打算繼續深耕。

           大廠重視VR、冷落AR,原因在于,AR還不是C端的生意。相關報告顯示,2022年一季度全球AR終端硬件整體仍以B端為主,C端市場尚未爆發。

           02 誰在大廠做XR?

           伴隨著業務布局,各家大廠的XR團隊也浮出水面。

           根據公開信息,Pico被字節收購后,依然由原創始人周宏偉負責,團隊規,F已超過千人;騰訊的XR業務線隸屬于IEG事業部,總負責人為馬曉軼,團隊年初就開始內部活水招聘,整體規模在300人左右;百度VR產品希壤的負責人為副總裁馬杰,愛奇藝孵化的VR公司夢想綻放CEO熊文,曾就職于聯想集團,于2016年加入愛奇藝負責硬件研發,這之后才有了奇遇VR系列。

           今年上半年,XR領域熱了,對于VR領域人才的招攬強度,要明顯高于前兩年。

           VR游戲開發者張睿今年上半年接到了七八位獵頭的電話。不光是他,身邊手游圈的朋友也都受到獵頭的青睞。“能感覺到VR行業現在很缺人,內容、市場、技術各個層面的人都缺”,張睿說,“手游、端游領域的人都知道,原有的賽道幾乎沒有什么發展機會了,VR還比較有潛力”。

           在這一波擴招中,高薪搶人的代表公司是字節。在大規模招聘之外,也有人從內部轉崗而來。據《晚點LatePost》報道,西瓜視頻負責人任利峰、 抖音綜藝負責人宋秉華、抖音娛樂總監吳作敏已相繼轉崗至VR產品部門。曾有互聯網從業者指出,字節增長的機會,未來可能主要在Pico和TikTok。在互聯網大廠的裁員潮下,Pico部門相對“安全”,因此內部有很多人轉來。

           字節的“招聘式收購”也未停止,收購50余人的波粒子科技、布局VR社交便是例子之一。另外,收購Pico的同時,字節也收獲了一個百人團隊,并加以擴充。據報道,被收購前,Pico原有團隊規模已經達到了300人,而到2021年底時,Pico團隊規模已經超過1000人。

           靠著招聘搶人、內部轉崗、招聘式收購,字節快速拉起了一支不小的隊伍。VR領域從業者陳鵬告訴深燃,2021年之前,VR領域處于寒冬,大量VR/AR領域創業公司因為融資困難倒了下去,活下來的創業公司,團隊規模大多僅在一兩百人左右。

    VR/AR

           另一家加速布局的大廠騰訊,也動作頻頻。

           騰訊并非沒想過以收購的形式,來補VR硬件的短板。根據36氪報道,Pico收購之初,騰訊也曾參與競價。收購Pico未果之后,有消息稱,騰訊的目標轉向黑鯊,不過也并未成功。

           如今,騰訊似乎將目光轉向了自研產品。業內人士Jez Corden在一期播客中聲稱,騰訊正在開發自己的VR頭顯。馬曉軼稱“要布局VR產品的全鏈條”,也側面證明了這一點。而除了自研硬件之外,根據相關消息,XR部門由NExT Studio總經理沈黎負責,也是要將騰訊在游戲內容上的長處發揮出來。

           一位VR從業者對深燃表示,騰訊要是進行硬件自研,相比字節等其他大廠玩家,節奏可能會慢一步,但騰訊在VR硬件研發上有過探索,而且曾在手游時代“后發制人”,靠著運營和經驗成為最后的贏家,后期也有可能趕上來。而且相比收購,自研不存在團隊融合的問題。

           愛奇藝孵化的VR團隊,熬過了VR行業的寒冬,成為了重要玩家之一,擴張動作卻不似騰訊、字節高調。

           而在技術遠未成熟的AR領域,大廠的布局和招人都不激進。“目前,從產業界來看,很多終端品牌是做了VR產品之后再去做AR計劃,除了資金量足的大廠,很難把兩者都做了。”陳鵬說道。

           不管團隊規模如何,國內大廠在XR領域一直在進行微小創新。據不完全統計,2022年,華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四家廠商公布了十多項與VR/AR有關的專利,涉及VR/AR基礎技術、外觀設計、光學顯示等多個領域。

           03 漫征途才剛剛開始

           資金實力雄厚、資源充沛的大廠們,跑步入場XR,優選VR不難理解。

           “目前大廠們集中的C端VR產品,基本都是在走Meta已經驗證過的路子。”陳鵬分析稱。市場已經出現成功案例的情況下,大廠表現出的爆發力會比較強,有資本對用戶進行瘋狂補貼,也有充足的預算去購買內容。

           以Pico為例,調目標、降價格,很明顯的就是在燒錢搶市場。陳鵬指出,618期間Pico推出了半價優惠、1799元買產品的活動,這個價格比很多線下經銷商拿貨還要便宜,那一定是賣一臺、虧一臺。

           大廠燒錢賣硬件,實際也是為將來的用戶軟件付費鋪路 。“VR領域,軟件應用層的紅利正在到來”,陳鵬判斷,近幾年,VR大概率還會保持專用設備的形態,大部分廠商將選擇像蘋果一樣,打造軟硬一體、垂直的、相對封閉的生態。

           如大朋VR高管Neo所言,當前市場上做C端VR一體機產品,沒有上百億的投入和數年的累積,很難說能取得大規模、實質性進展。

           盡管Pico的團隊規模和投入在國內都不算小,但和Meta相比,還是小巫見大巫。有數據顯示,Meta在2021年初團隊規模達58604人,其中AR/VR部門的人數約占整個公司17%,有將近1萬人。Neo指出,Meta Quest 2在2021年銷量破千萬臺之前,Meta至少重金投入了5年。僅僅在2019年到2021年,Meta就虧損了超210億美金。

    元宇宙的入口XR

           而缺內容、缺人才 ,才是國內VR行業的最大難題。

           張睿雖然接到了很多次獵頭的電話,但最后依然沒有選擇加入大廠。在他看來,Pico的VR生態相比Meta Quest內容平臺而言比較早期,還沒有完全為開發者打通盈利的閉環鏈路,也因此,自己做VR游戲開發時,目前還側重于海外平臺。

           換言之,國內還沒有成熟的VR生態,也沒有成熟的發布平臺,從業者進行內容研發也很難獲得足夠的收益,因此,這類從業者依然很少。

           深圳市虛擬現實產業聯合會會長譚貽國在去年曾表示,VR的最大痛點是應用和內容資源極度欠缺。內容的短缺,是因為行業人才的缺乏。據統計,中國VR行業人才需求占比高達18%,但供給只占全球2%,我國VR人才缺口預計將超過100萬,遠遠無法滿足行業企業對技術技能崗位的用人需求。

           另一邊,AR還有更長的路要走。Neo指出,VR已經有了一定的剛需應用場景,例如沉浸式的游戲和直播,未來還將加入社交等元素,而被很多業內人士視為下一代計算平臺的AR,在目前的發展狀態下,還尚未能找到一個相對成熟的場景大規模應用。

           羅永浩在開啟AR再次創業時,也稱要給自己三五年的長期時間,拉一個幾百上千人的團隊,把內建軟件以及大量底層設計重構過的操作系統徹底寫完,即便是后進者追趕,也要至少一年才能完成。

           而在當下,國內的大廠們顯然不能停下搶奪市場認知的腳步。對手除了Meta,可能還有蘋果。蘋果在XR領域的產品研發已經進行多年,有消息稱,預計2023年1月會有產品上市。

           “在這個新興市場上,大廠的壓力也不小,又要投錢,又要投人。”一位VR從業者感慨道。

           *題圖及文中配圖來源于unsplash。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張睿、陳鵬、Neo為化名。 
    工博士工業品商城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商城(www.luluxia.com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    聯系電話:021-31666777
    新聞、技術文章投稿QQ:3267146135  投稿郵箱:syy@gongboshi.com
    分享到: 

    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
    新聞視頻

     
    推薦資訊
    最新文章
    工業品代運營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廣告業務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會員管理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售后服務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新聞投稿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戰略合作:您好,歡迎光臨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滬公網備31011402005898號
     
    自愿让乞丐糟蹋怀孕
    <input id="us42o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 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s42o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42o"><tt id="us42o"></tt></menu>
    <nav id="us42o"><strong id="us42o"></strong></nav>